賬戶:
密碼:

集團要聞

把忠心獻給祖國 把愛心獻給社會

一座“會呼吸”的鋼廠——山西建邦集團走綠色低碳發展之路(上)

更新時間:2021-09-19

“其實,企業實現綠色發展的最大受益者是我們自己:干部職工在綠樹成蔭、鮮花盛開、空氣清新的環境里工作,身心健康、精神愉悅,工作向心力更強了、積極性也更高了,企業效率和效益也因此大大提升。”8月27日,山西建邦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建邦集團)總經理張銳向《中國冶金報》記者介紹該集團走綠色低碳發展之路帶來的一系列“連鎖反應”。

多年來,建邦集團積極踐行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堅持走“安全發展、綠色發展、低碳發展、循環發展”之路,穩步推進“森林中的鋼鐵企業”建設,成效顯著。

走進廠區,但見林木蔥郁,雜花生樹,鳥飛蝶舞,清泉吐珠,這是一座“會呼吸”的鋼廠。該集團下屬鑄造公司被首批認定為鑄造行業環保績效評級A類企業,下屬通才公司已經成為環保B類企業并正在申報環保A類企業。

采訪前,《中國冶金報》記者受評委會委托,將2021年度“綠色發展標桿企業”的金色匾牌授給了張銳,這是鋼鐵行業環保方面的最高榮譽之一。

微信圖片_20210919161900.jpg

“硬件”投入——沒有捷徑可走

近年來,中國鋼鐵行業的環保標準不斷提高,達標排放—特別排放限值—超低排放—環保績效A類企業,給企業的環保改造帶來巨大的考驗。

對此,張銳認為:“進行環境治理,硬件投入必須到位,沒有捷徑可走。”根據環保要求變化,建邦集團先后經過開展提標改造、深度治理、超低排放改造、環保創A等一系列環境治理工作,廠區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建邦集團先后投資35億元于2016年~2017年開展提標改造、2018年進行深度治理改造、2019年實施超低排放改造、2020年開展環保創A工作,平均噸鋼環保投資高達700元。”張銳介紹。

有組織排放治理,建邦集團“比‘超低’更超低”。

近年來,建邦集團先后完成了“GGH(煙氣換熱器)+中溫SCR(選擇性催化還原技術)”工藝360平方米燒結機煙氣脫硫脫硝超低排放改造,球團豎爐煙氣脫硫除塵超低排放改造,燒結機選擇性廢煙氣再循環系統改造,高爐礦槽、出鐵場除塵超凈排放濾筒改造,煉鋼轉爐二次、三次煙氣除塵系統升級改造等幾十項環保技改工程。

“硬件提升改造后,我們的燒結、球團、煉鐵、煉鋼以及其他工序各項污染物排放指標均大幅優于超低排放限值,多項指標處于全國同類型企業一流水平。”該集團生態環境處處長閆根秀告訴《中國冶金報》記者。

微信圖片_20210919161907.jpg

當日,通過實時顯示排放數據的智能管控平臺,《中國冶金報》記者看到,燒結煙氣脫硫脫硝裝置出口顆粒物排放濃度為0.8毫克/立方米(超低排放標準為10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濃度為3.5毫克/立方米(超低排放標準為3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濃度為35毫克/立方米(超低排放標準為50毫克/立方米),遠優于超低排放標準。

“我們所有的在線排放監測數據都接入當地生態環境部門系統,實時接受環保部門的監督。”該集團安環部負責人介紹。

眾所周知,無組織排放治理是鋼鐵企業超低排放的共性難題,主要存在于物料存儲、物料輸送、廠區道路環境中,具有源頭分散、數量眾多、排放隨機等特點,難以實現有效的系統治理和管控。

“在無組織排放治理方面,建邦逐一對生產線、皮帶通廊等環節建立清單,采取管、控、治一體化措施,不外排外泄一絲一毫一厘。”張銳介紹。

建邦對綜合料場、焦炭料廠、鋼渣料場等7個料場實施全封閉管理,封閉面積達30萬平方米。其中,該集團建成的15萬平方米綜合智能封閉料場,在料場入口加裝霧簾、料場內安裝鷹眼和高效射霧器。

微信圖片_20210919161913.jpg

“鷹眼用于監控料場。一旦料場內的顆粒物超過設定值,我們的30微米粒徑高效射霧器就會自動啟動,進行360度無死角射霧抑塵,絕對不超標。”該集團料場工作人員介紹。

據介紹,在封閉料場,共有5道關口確保無塵外溢:一是車輛進與出全部清洗,確保出入無揚塵;二是料場入口有霧簾,用水霧阻擋顆粒物飛出;三是鷹眼24小時監控無死角,及時發現起塵點;四是料場內霧炮隨時啟動抑塵;五是料場全封閉。

微信圖片_20210919161920.jpg

同時,該集團建設物料輸送全密閉通廊,進行負壓收塵和高效干霧抑塵治理;對出鐵場和出鐵口進行全封閉改造;對煉鋼車間進行全封閉改造,并加裝屋頂罩,采用高效覆膜袋式工藝除塵;對燒結機機尾、轉爐、軋機等高溫產塵點進行“全密閉+負壓收塵+濾筒及高效覆膜袋式除塵”技術升級改造。

“經過一系列改造,我們真正實現了‘用礦不見礦、用煤不見煤、運料不見料、出鐵不見鐵’。”張銳說。

在清潔運輸方面,該集團自2019年開始陸續投資2億余元用于置換內部非道路移動機械、運輸車輛,全部置換后通過山西省臨汾市生態環境局組織的非道路移動機械尾氣檢測,并完成了全部車輛非道路移動機械的編碼登記工作。在外部車輛管控方面,該集團嚴格按照超低排放要求,嚴禁排放不達標車輛進廠,于2020年7月份安裝門禁系統,在每個物料出入口安裝高清視頻監控和車輛識別系統,并安裝洗車機用于清洗車輛。

“下一步,我們計劃建立直通綜合料場內部鐵路,實現廠區內部用料鐵路運輸;購買50輛電動車,用于150公里范圍內輔料運輸。”該集團副總經理張璽成說。

“現在的建邦,不但花草樹木上看不見灰,而且環保部門的人來了戴著白手套摸,無論是扶手還是操作室,手套仍然還是白的。”張銳介紹。

“軟件”提升——一切為環保讓路

一家企業,環保硬件是實現超低排放的基礎,但是環保意識的增強和環保管理水平的提升,才是靈魂,是長久之計、百年之計。

“‘硬件’跟上了,‘軟件’跟不上,環境治理工作一樣做不好。”張銳表示。為此,建邦設立了完善的環境管理體系和科學有效的環境管理制度。

在環保管理方面,建邦實行了多種管理辦法,制訂了多項措施,確保環保管理無漏點。比如,增強員工的環保意識,樹立準確的環保管理觀念,設立完善的環保管理制度和體系,從而實現降低和治理企業污染;推行清潔生產,實現企業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可持續發展;加強企業的環保宣傳工作;規范企業的環保管理工作,強化企業的污染源治理等。發展和保護的平衡協調發展,是所有企業努力達到的目標。

“環保設施管理和主體設施管理同樣重要。在一定程度上,環保設施管理的地位要高于主體設施管理。”張銳強調,“一切為環保讓路。寧可停主體生產設施,也要保證環保設施正常運轉。”

一是領導層重視,成立了以總經理為主任的環境保護委員會。建邦地處汾渭平原,環保標準要求更高。為此,建邦環境保護委員會每年根據國家政策和臨汾市要求動態調整環保管理制度,并發布環境治理措施,要求各部門嚴格執行。

“環境保護委員會是權力部門,擁有處罰權和免職權,有權對環保執行不力的人員進行考核、處罰和免職。”閆根秀介紹。

二是堅持“走出去”和“請進來”。該集團總經理先后多次帶隊到德國巴登鋼鐵廠等先進鋼鐵企業學習管理理念,并請德國專家到建邦駐廠指導工作、培訓員工,將先進的經營理念植入建邦。

該集團多次組織干部職工到鋼鐵行業第一家通過全工序超低排放評估監測公示的單位——首鋼遷鋼參觀學習、對標,認真落實首鋼遷鋼技術專家提出的整改措施。

“通過對標找差、對標挖潛,建邦的環保管理水平有了很大提升。”張銳說。

三是實行環保管理掛牌制。該集團完善環保組織架構、人員配置,實行環保管理掛牌制,將環保責任分解到人、分解到崗,并將環保維保、點檢等工序納入全系統管理,每1個~2個小時進行環保點檢考核,實現全流程全系統的監督。

在閆根秀的辦公室,“永遠戰戰兢兢,永遠如履薄冰”的書法條幅掛在正對門口的墻面最顯眼的位置。

“這是我干安全環保每天的工作狀態。一進辦公室門,首先看到這幾個字,對我、對大家都是一個提醒。”閆根秀介紹。

四是將環保指標納入績效考核。該集團將環保指標納入績效考核體系,讓收入與環保指標掛鉤,形成“人人肩上都有環保指標,個個都是環境提升責任人”的氛圍。

“有一個月,煉鐵廠廠長抱怨說:‘老閆啊,手下留情吧,這個月的工資不夠罰的了。’其實當時該廠正在進行設備升級改造,雖然情有可原,但是制度還是要剛性執行。”閆根秀笑道。

五是建立智慧環保管理系統。以智慧系統提升環保管理水平,是建邦一大特色。

2019年,建邦與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第七一八研究所簽訂無組織排放管、控、治一體化智能平臺工程建設合作協議。工程覆蓋建邦全公司無組織排放管、控、治一體化環境治理設施及智能管控平臺全系統(生產流程全覆蓋、過程全監控、環境全治理),主要具備GIS(地理信息系統)地圖可視化、數據詳情、歷史查詢、報警統計、監測數據分析、熱力圖分析、視頻監控、棚內管控治聯動、機掃車GPS定位管控治聯動、后臺管理、有組織排放監測接入、人工智能治理分析等功能。

“靠人管理和監督總會有盲點,而智慧系統不存在盲點,也不需要休息,確保全天候無死角進行環保監控和管理。”張銳指出。

資源利用——形成閉環生態鏈

鋼鐵生產企業生產過程中會有“三廢”(水、氣、渣)產生,比如生產1噸鋼會有120公斤的鋼渣產生。近年來,建邦在做強鋼鐵主業的同時,不斷延伸產業鏈,發展循環經濟。“三廢”全部得到轉化,資源循環利用,實現了清潔生產。

“對于‘三廢’回收,建邦做到了應收盡收,能收全收。煤氣、水和渣全部回收利用,實現零排放,顆粒物、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全部超低、甚至近零排放。”張銳說。

截至目前,建邦已逐步形成了“控資源、進出口、大物流、清潔生產、氣發電、電煉鐵、鐵鑄件、鋼軋材、材深延、渣產建材”的循環發展閉環生態鏈。在固體廢棄物處理方面,該集團鐵、鋼、材各工序產生的各類固體廢物經過加工處理回用于生產環節,大大降低生產成本;高爐渣經過處理用于制作水泥;轉爐渣經過處理制作微粉和建材。據了解,建邦持股的水泥廠就建在建邦通才公司旁邊。

“水渣是高爐煉鐵的渣子,里面基本上沒有鐵的成分,是硅酸二鈣和硅酸三鈣的混合物,含有部分游離氧化鈣,是制造水泥的好原料,直接磨碎就是425號水泥。煉鋼的鋼渣由于轉爐噴濺和泡沫渣的機理,含有大量的鋼珠,還有氧化鐵等含鐵物料,經過加壓熱燜工藝后,通過磨碎磁選可以回收8%左右的含鐵物料,其余可作為水泥微粉和鋪路建材。”張璽成介紹。

在廢水排放方面,該集團在燒結、煉鐵、煉鋼、軋材、發電各區域分別設置有雨污分流系統,生產廢水經沉淀、過濾后送生產系統回用,不能自行處理的廢水送福瑞鑫污水處理廠處理,然后再回到生產利用,實現廢水“零外排”。

“噸鋼耗新水由2015年的3.8噸降低到2020年的1.8噸,對于長流程企業來說,建邦的水資源循環及綜合利用能力達到行業領先水平。”該集團能源管理部部長韓小平介紹。

此外,該集團利用高爐沖渣水換熱處理,向周邊村鎮及城市居民供暖,解決采暖問題,供暖面積達150萬平方米。

“冬天供暖,夏天怎么辦?我們用來供冷。”韓小平拿出一份設計方案,沖渣水換熱處理后,為高爐冷卻系統提供冷能。

在廢氣回收方面,該集團通過對鐵、鋼、軋等系統進行改造,使煤氣消耗大幅降低,回收率明顯提高。目前,高爐煤氣實現“近零”放散,煤氣放散率降至0.02%以下,噸鋼轉爐煤氣回收量達135立方米,煉鋼余熱蒸汽噸鋼回收量達95千克。

顯然,一切“三廢”資源在建邦全部實現廠內閉環。

“我們的目標是,‘十四五’末,建設成為區域內最清潔的現代化鋼鐵企業、區域內最具競爭優勢的優特鋼企業。” 張銳指出。

如今,“森林鋼廠”已成為建邦最顯眼的“標貼”。

來源:中國冶金報

湿妺影院日本在线看,日本湿妺影视,色姝姝xo影院,精品深夜寂寞黄网站